www.qydo.cn蓬莱商务精彩放心省心城市网

         
当前位置: 主页 > 程序测试 >

第五十四章:一朝被蛇咬

时间:2022-08-18 08:35:57 来源:网络整理 转载:www.qydo.cn蓬莱商务精彩放心省心城市网
《刺骨》第五十四章:一朝被蛇咬精彩绝伦,是堰晗耗费无数心力并历经数次思想斗争后才码出的,云中书库****刺骨第五十四章:一朝被蛇咬最快更新全文阅读

    想到那群****,盛浅暖就觉得心里不舒服,犹豫了片刻,她摇摇头,“不了,我不去了。”

    韩稹颔首,倒也不勉强,他主动阐明理由,“恩,那你和朋友出去玩玩,我****最近可能要来北城看病,所以明天提前去和金明昊打声招呼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周六那天一大早,南荞就去了水果市场,这不是她第一次去金明昊家,每次去,他们夫妻都十分热情好客,所以,她不能空手****,这是基本的礼数。

    买好水果,南荞便打车去了金明昊家。

    “叮咚~”

    门开,金明昊****朱箐热情地迎接南荞。

    “来啦,快进来。”

    “朱阿姨,你好,打扰啦,这些樱桃是我刚从水果市场买来的,希望你和金主任喜欢。”

    朱箐从南荞手里接过水果,起初她会客套,让她下次不要买,后来,往来多了,她发现没用,因为南荞这个孩子实在太懂事了。

    “喜欢,喜欢,快进来。”

    “老金,南荞来了。”

    朱箐领着南荞进门,然后对着书房吼了一句,只见金明昊穿着一身家居服从里面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南荞来了 ,”

    “是啊,金主任,早上好。”

    “来,这边坐。”

    南荞一进客厅,就看见韩稹跟在金明昊身后。

    她不懂,韩稹和金明昊是什么关系,他为什么会在这里,但看样子他应该比自己还和他们夫妻熟络。

    朱箐见南荞看着韩稹,便笑着拉过她的手来到韩稹面前,殷勤介绍道:“南荞,这位是老金的朋友,虽是朋友,但年龄却和你相仿,对了,更巧的是他也是荆县人,你们是老乡啊。”

    介绍完韩稹,朱箐又热情地介绍了南荞。

    “你好。”

    还是韩稹先反应过来,他若无其事地向南荞打招呼,那样子自然的就像是他们本来就不认识一样。

    南荞点点头,未言一词。

    她不信什么命中有缘,南荞觉得今天就是一场很普通的巧合。

    朱箐看了看南荞,她和金明昊交换了一下眼神,心里生了些疑惑,在她的认知里,南荞并不像这么没有礼貌的人,更何况他们两个还是老乡,话题应该很多啊。

    总之,她觉得他们十分不对劲。

    “好了,你们聊着吧,我去准备饭菜,老金,你和我来厨房帮忙。”

    金明昊不知道朱箐是什么意思,她这样把南荞和韩稹单独留下来好吗,

    不过,他也没有多说什么,跟着老婆进了厨房。

    韩稹和南荞坐在沙发上,两人之间保持该有的距离。

    沉寂片刻,韩稹侧目打量了南荞一眼,然后问道:“身体恢复的怎么样了,”

    只是普通朋友一句很平常的问候,他并没有别的意思。

    南荞怔了半秒,然后起身像没有听到一样径直走到厨房,“朱阿姨,我来帮你吧。”

    此刻,若是别人,定会真的信了南荞没有听到,可韩稹不是别人,他是被南荞缠了十二年被迫与她相处的人,她的一颦一笑,一个表情,一个动作他都知道她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这时候,韩稹有些自嘲,他这是在干什么 ,

    南荞进了厨房换了金明昊出来,客厅里两个大男人坐着。

    金明昊从茶几上拿起一包红塔山递到韩稹面前,“阿稹,抽一根,”

    韩稹摇摇头,“不了,最近在戒。”

    因为盛浅暖不喜欢烟味,所以他便想着把烟戒了,毕竟那确实不是什么好东西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金明昊自顾自的给自己点燃一根烟。

    “呼~”

    轻轻一吐,一缕青****的烟雾从金明昊口中喷了出来,接着另一句话也跟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阿稹,你知道刚才朱箐和我说什么吗,”

    金明昊说这话的时候脸上带着玩味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说什么 ,”

    “她说,你和南荞很相配,哈哈,当然这只是玩****,我们都知道你有小盛。”

    这种乱点鸳鸯谱,胡乱拆散别人的事是万万不能做,要天打雷劈的。

    韩稹笑而不语,这话他没有放在心上,因为只有他自己知道其实他和南荞一点都不相配。

    “对了,阿稹,你****什么时候来,我这边好给他安排一下后续的检查,你知道像我们这种大医院,预约个B超都要排队很久。”

    金明昊和韩稹的关系不错,他们结缘于一次医疗官司。

    那时候金明昊被一场医疗事故弄得焦头烂额,明明不是他的问题,可病属却一口咬定是他的问题,最后没有办法闹上法庭,医院给他找的辩护律师正是韩稹。

    起初,金明昊对韩稹是抱着存疑的态度,他和很多人一样觉得他太年轻了,可没想到后来自己打脸,事实证明韩稹是一名非常优秀的律师。

    自此,二人便常来常往,金明昊带他去了雅舍,结交了更多朋友。

    所以,一般来说只要韩稹的事,且自己能帮上忙的,金明昊都会尽心尽力。

    “下星期吧,****你了,金哥。”

    韩稹虽比金明昊小很多,但他们之间一直都是以兄弟相称,这辈分也是乱的可以。

    “没事,都是自家人,你的事就是我的事,上次你给我看了你****在老家的CT片,那个肿瘤的位置不太好,估计有点难度。你不知道,上次南荞那场手术我做了整整快十个小时,可是还是有遗憾,输卵管被切掉了一侧。”

    金明昊滔滔不绝地谈论着,韩稹听到他最后一句话的时候被愣了数秒,南荞被切了输卵管 ,

    “她那个肿瘤为什么会得 ,”

    韩稹多问了一句,本来这话他不该问。

    金明昊又抽了一口烟,然后摇摇头,叹气道:“这个不好说,很多原因,从中医角度来说叫气瘀,就是可能时常生气憋屈啊,导致气血堆积,但我作为西医,不太信这个,我问过她的病史,有过一次人流,我想应该是那次被感染了,当然这只是猜测。”

    提到人流,韩稹沉默了,这人流是为谁而做,他再清楚不过了。

    “聊什么呢 ,这么起劲,老金,阿稹,准备吃饭了。”

    朱箐端着一大碗老鸭汤走出厨房,从今天的菜系来看,他们夫妇是下了功夫的,瞧瞧这丰盛的美味佳肴,真真是令人垂涎欲滴。

    金明昊家是长方形的西餐桌,南荞和韩稹很自然的被安排坐在一起吃饭。

    韩稹面前摆放着一条清蒸桂花鱼,他不记得自己已经多久没有吃鱼了,仔细想想好像是从南荞离开他以后。

    提到这个,韩稹就觉得她真的非常招人厌烦,可以说是可恶至极,为什么这么说,因为南荞完全把他给宠坏了,现在他已经习惯了吃没有刺的鱼,所以,两人没有交集之后韩稹就习惯性不碰鱼了。

    看着那盘清蒸桂花鱼,韩稹和南荞不约而同地被唤起记忆。

    韩稹爱吃鱼,却讨厌剔鱼刺,十岁那年,他因为吃鲫鱼被鱼刺卡了喉咙。

    南荞记得那是一个炎热的午后,韩稹****陈勇焦急地骑着自行车驮着韩稹从南荞家路过。

    “陈叔,韩稹怎么啦,”

    南荞把陈勇拦下,她好看的柳叶眉拧成一个“川”字,但凡和韩有关的事,她决不含糊。

    “哎,别提了,阿稹被鱼刺卡了喉咙,喝了醋,用了各种办法都没有用,刚才估计刺破了肉,出了点血,我现在带他去医院。”

    说完,陈勇便骑车离去。

    从那时候开始,南荞就把这事记在心里,在天中上学包括后面来到北城,但凡是吃鱼,南荞都会把鱼刺剔干净然后再给韩稹吃。

    听上去很感动有没有 ,可那时候韩稹觉得恶心,这特么是老妈子才会做的事吧,看着那一堆堆挑好的白鱼肉,韩稹就觉得南荞像****。

    但,讨厌归讨厌,他吃的却很欢畅,就像他不爱南荞,却又不想她离开自己。

    够坏吧,正是坏到家了。

    从回忆抽出,两人谁也没有动那盘鱼,倒是对面的朱箐和金明昊吃的津津有味。

    只见朱箐戴起老花镜一点一点地用干净的筷子在撇鱼肉,剔鱼骨,然后再夹到金明昊碗里。

    见此情景,韩稹和南荞的目光双双射向他们夫妇。

    朱箐感觉有人在看他们,便耐心解释道:“哈,惊着你们了吧,这是多年的习惯了,我已经给老金撇了几十年的鱼肉了,没办法,刚结婚那会他被鱼刺卡过一次喉咙,再后来他便不吃鱼,这当然不行,所以我就主动帮他剔刺,为的就是让他吃鱼。”

    金明昊****地点头接话应道:“是啊,这么多年都是这样,我一般在外面都不吃鱼,因为不习惯,阿箐把我养刁了,现在没有她,我都不习惯吃鱼了。”

    南荞笑了,“金主任,你真****,当然,朱阿姨也很****,因为有人珍惜你的功劳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是很****。”

    金明昊夫妻俩异口同声答道。

    听闻这话,韩稹用余光瞄了一眼南荞,她这话是说给自己听的吗 ,她的意思是责怪他不珍惜 ,

    不过,仔细想想,他好像确实不珍惜,否则他现在应该和金明昊一样。

    韩稹突然好奇,南荞会不会帮沈暮時挑鱼刺,她是不是像对待自己以前一样对待沈暮時,

    想到这里,韩稹就觉得眼前这盘鱼有些反胃。

    今天的饭桌谈话模式有些奇怪,简单形容就是三对三,怎么个三对三法呢 ,

    就是韩稹在和金明昊夫妇说话的时候,南荞基本是不出声的,反之,轮到南荞的时候,韩稹便沉默不语起来,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们有仇呢。

    吃完饭,朱箐又削了不少水果,其中最醒目的就是那盘桃。

    韩稹对桃过敏,当然,他知道南荞也是,只是他怎么也搞不懂,为什么现在那个对桃过敏的南荞居然吃的有滋有味 ,

    朱箐把桃盘往南荞面前推了推,“多吃点,南荞,阿稹对桃过敏,我们年纪大了,吃多了不消化,你既然喜欢吃,几天多吃些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。”

    南荞笑眯眯应道。

    这时韩稹有些忍不住脱口问道:“你不过敏 ,”

    这是他今天问南荞的第二个问题,第一个问题,她躲了,现在这个恐怕不行,不然金明昊夫妇一定会看出点什么。

    南荞蓦然抬头,客套地看着韩稹应道:“不过敏,我最喜欢吃桃了。”

    那一刻,韩稹懂了,他为什么从来没有见过南荞吃桃,在此之前,他一直以为她也过敏。

    闲坐了一会,韩稹便和南荞离开了金明昊夫妇的家。

    两人同时出门,可却没有半点交流,到楼下的时候,外面正在下着暴雨。

    韩稹的车就在旁边,他车上有伞,冒着雨,他跑到自己车旁边。

    南荞以为他会径直离开,却没想,他拿着伞折返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韩稹把伞递给南荞,“拿着吧。”

    他不会开车送她,当然他知道她肯定也不会坐,但一把伞他还是给的起的。

    南荞没有伸手接,只是礼貌且生疏地客套道谢:“谢谢,不用,我等雨停。”

    她的疏离让韩稹有点不悦。

    “南荞,你非要这样,”

    韩稹觉得她现在就是作,不过就是一把伞,她在矫情什么,

    南荞笑着打量着韩稹回应,“韩先生,你有所不知,我吃过亏,拿过不属于我东西,下场不太好,所以一朝被蛇咬,十年怕井绳,见谅。”

    韩稹不喜欢南荞这种语气,她是在玩什么****,

    难道真是和沈暮時在一起,就变得这样了吗 ,

    “你说的吃亏是指和我在一起 ,”

    本来,韩稹想送完一把伞就完事了,既然现在各自安好就没必要往事重提,可南荞倒好,一副急于撇清关系的样子,反倒是让韩稹觉得心里烦闷。

    “我们认识吗 ,”

    南荞反问。

    韩稹冷睨着眸光看向南荞,语气有些不悦地说道:“南荞,我不过就是给你送把伞,你以为我会怎样,不要玩装不熟这种幼稚的****,你就算不想承认,那也抹不去我曾是你第一个男人的事实。”

    搞不懂男人为什么特别比****更在意是不是第一次这种东西。

    南荞垂下眼眸,心里轻叹了一口气,她现在好理解以前的韩稹啊,他当时一定是烦死了吧,正如现在的她,不想见得人一直出现在眼面前,说着自己不爱听得话,这种感觉确实恶心。

    她现在唯一的愿望就是以后两个人再也别见到了。

    雨,还在下,看样子是没有停的迹象,南荞顶着包冲进雨里。

    曾经自己最需要他的时候,他把自己真心踩在脚底,现在她缓过来了,还要他的关心做什么,

    一个人,没死心的时候,任凭旁人怎么开导,劝诫都没有用,但若是真死心了,那便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怎么不一样,

    真冷静,真狠心。

    所以,南荞宁愿淋着雨走,也再不会要韩稹的伞。

    看着雨中那抹倩影,韩稹愣愣出神,所以,他是真把她丢了。

    看来,这一次,老天爷如他所愿了。

    韩稹自嘲笑道,他刚才是在干什么,

    把伞扔进旁边的垃圾桶,韩稹发动车子离去。

    今天,他有和南荞一样的想法,那就是:山水不相逢,日后别相见。

    北城一家精品粤菜馆里,顾顺顺心不在焉地望着窗外,他想,下这么大的雨,南荞会在做什么,

    几天不见,他更加想她了,这个死南荞,也真不知道她给自己下了什么魔咒。

    顾顺顺刚掏出****准备给南荞发信息,他对面的顾长安便怒火中烧地拍着桌子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“顾顺顺,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讲话。”

    默默地,顾顺顺又把****塞回牛仔裤口袋。

    “有在听。”

    “听屁!你告诉我,你在听什么,我说的话你都是当耳边风,我问你,到底你什么时候和我回广德。”

    又来了,顾长安现在是越发过份,从电话轰炸到近身相逼,搞毛线啊。

    “额,爸,我说了我想留在北城,你看这里风水多好,要不,你把公司开到北城来,”

    顾顺顺小心翼翼地试探顾长安。

    顾长安冷哼一声,“顾顺顺,你倒是厉害,打起你爹的主意,这万一哪天你高兴,想上天,我是不是还得把公司移到月球去。”

    闻言,顾顺顺小声应承,“也不是不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又是一记如来神掌,桌上的碗筷直接被拍飞起来。

    “混账东西,你到底要闹到什么时候,你别以为自己上了大学就牛逼了,我告诉你,离开你爹你什么都不是,广德是你的根,家里需要你,爸爸老了,总有一天,这公司要交到你的手上。”

    顾长安的话慢慢软了下来,这老****也不是个事啊。

    “爸,我不想做富二代,我想做创一代。”

    “创屁,顾顺顺,你拉倒吧,你几根毛,你老子我不懂,你撅撅屁股我都知道你要拉什么屎,就你还创业 ,不是我****你,你要是能成功,那我就能徒步登天。”

    顾长安大放厥词,不是他对自己儿子没信心,是他太了解自己儿子了。

    “爸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了,别说了,我给你两个选择,一,和我乖乖回去做你的少爷,二,留在北城做乞丐,选一个。”

    “有三吗,”

    顾顺顺难堪地看着顾长安。

    “有。”

    “说来听听。”

    顾顺顺满怀期待地看着顾长安。

    哪知答案差点让他吐血,“断绝父子关系。”

    顾顺顺:“我擦!亲爸!”

    顾长安亲自放话了,顾顺顺不敢再不当一回事了,他觉得自己现在唯一的出路就是努力找工作。

    可他能力平平,要怎么找嘛,太苦的不愿意做,太轻松的又轮不到他,真是愁人。

    从那一天开始,广德顾公子便走上了苦兮兮求职之路。

    他开始在各大求职网站海投简历。

    顾顺顺当时的想法是这样的,先不管工作好坏,只要有一份体面的工作,也许顾长安就不会这么咄咄逼人了。

    一连好几天,顾顺顺都宅在家里等消息。终于,有一天,一家律师事务所给了他面试的机会。

    顾顺顺大学是学法学专业,其实大多数知识他都已经还给了老师,现在要重新上岗,只能临时抱佛脚,临危不惧地上阵,然后****正经吹牛逼了。

    从来没有八点以前起床的顾顺顺在面试那一天起了个大早,他收拾好自己,就往应聘的公司出发。

    顾顺顺觉得自己只要找到了一份体面的工作,顾长安便会放他一马。

    说真的,他对家族企业真的没什么兴趣,顾长安是做机械的,在顾顺顺看来那就是大型的破铜烂铁,他是一点兴趣都没有,更何况,他自认为自己也不是经商的料啊。

    驱车来到面试公司,顾顺顺停好车直接上楼来到人事部。

    也许是老天眷恋,面试顾顺顺的HR是一个三十来岁的****,这哄****他是在行的。

    自来熟,听过没有,就那种,只要性别是女,他顾顺顺就可以聊天聊出花。

    在长达半小时的面试时间,顾顺顺凭着自己三寸不烂之舌,舌灿莲花之本事成功骗到了这份工作。

    刚得到这个好消息,他便迫不及待地和顾长安分享,哪知对方根本就不以为意。

    顾长安挂完电话,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心口,他有种预感,自己迟早有一天会死在顾顺顺手里。

    “老顾,这是谁又气着你了,”

    说话的是顾长安多年的合作伙伴,他公司的副总罗云平。

    顾长安长长地叹了一口气,“还有谁,这世上除了顾顺顺谁还能气的了我,他就是一个被宠坏的逆子。”

    罗云平给顾长安的茶杯里添了些水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,他又做了什么让你不顺心的事,”

    罗云平对顾顺顺是了解的,他做的那些出格的事无非就是和那些富家公子哥瞎闹。

    “他居然去找工作。”

    “哦,这是好事啊。”

    顾长安冷哼道:“好什么好 ,我这么大的公司,难不成到我这就结束了,那个混小子连广德也不回,说是要留在北城。”

    “留北城 ,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

    罗云平“啧”了一声,“这是有点玩过头了。”

    “谁说不是,好好的别墅不住,喜欢留在北城蜗居,山珍海味不吃,非要体会粗茶淡饭的生活,你说他是不是贱的慌 ,”

    多少人羡慕顾顺顺这种生活,可他倒好,像是中了什么邪一样,非要自己闯荡,真是脑袋被枪打了,进水!

    “云平,你说这可怎么办!”

    顾长安是真犯难。

    其实这事在罗云平看来一点都不难。

    他想了良久,然后说道:“老顾,你可以让他知难而退。”

    

********二维码或者打开微信添加公共号名:yunyuedu5(云阅读网)关注后,我们会第一时间更新刺骨最新章节!!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
1